学院导航
教育教学
教学科研old
学生事务
招生就业
国际交流
教工之家
通知公告
新闻动态
留学风采
我的汉语学习经历——竹田梢(日本)
日期:2016-07-01 浏览次数: 字号:[ ]

小时候在日本的小电影馆我第一次看的动画片是《西游记》。我不是年轻人,所以我是在五十年前看的那部动画片。尽管《西游记》是中国的故事,但是在日本也家喻户晓。连现在在日本有时还可以看到《西游记》这部电视剧。主人公是猴子,而且他不是寻常的猴子。他有各种各样的特异功能,他骑筋斗云自由自在的飞,有各种分身,他还用如意棒惩罚妖怪。但是他不是典型的正义的猴子。他闹着玩儿来一场恶作剧,有时他有点儿轻率。对作为孩子的我来说,孙悟空是异想天开、天真烂漫、无拘无束,让人瞠目结舌的主人公。

后来日本面向孩子们的电视节目都是从美国来的,像《猫和老鼠》、《大力水手》等等都我看了,所以我的兴趣就向美国文化转移。长时间里我看了很多美国电视节目。

考大学的时候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英语专业。毕业后,我去美国学习。当时我认为最好的人生是像美国人一样的生活。住在大房子里,让佣人打扫自己的家,家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辆车,周末在大大的院子里家人一起烧烤。当时我的梦想是住在美国。

从美国回国后,我在日本就职。然后,我有了在韩国工作的机会。上午我在韩国的大学学习韩语,下午在韩国学校教日语。我的大学班里有一个中国人。一天韩语老师教我们一个成语위풍당당我马上知道那个成语是日语的“威風堂々”。我的挨着坐的中国学生也马上说那是汉语的“威风凛凛”。正好我回头转向他这边。那个瞬间,我的脑海里的想法就开始从西洋向东洋转变。我觉得我们日本的文化来自中国,中国文化经由韩国传到日本。虽然三个国家间的关系不一定好,但是我们的文化和语言有很多共同部分。要是我们互相分享共同的经验和生活,我们三国人也许会成为最好的朋友,因为我们文化的根是都是一样的。然后,每次我们一发现共同的词,就一起哈哈大笑。我离开韩国的时候这个中国朋友给了我一个红色的中国结。它的红色深深印在了我的眼底和心底。

从韩国回国后,我的工作越来越忙了。我把中国忘得干干净净。眨眼之间,时光飞逝。我退休的时间越来越近了。退休以前,我在考虑退休后应该怎么办。那时我偶然看到老家的墙上挂着的那个红色中国结。我想到了中国。我已经花了我人生的上半辈子学过世界的半分西洋,这次我要花上下半辈子时间学世界的半分东洋。我考上名古屋大学语言文化研究院东洋课。

在那里我遇到了一个热情的中国老师。这位杨老师不仅说汉语,而且日语和英语也很流利。一天他邀请我去他的研究室,热情地对我说:“你可以跟我学习中国文学。我知道你不会汉语,所以你可以用英语写中国作家,用英语写硕士论文,慢慢学习汉语。” 认识他我可高兴了。他是很热情同时很严格的人。要是学生的报告马马虎虎,他会勃然大怒,严厉批评学生。有时他指导我们直到晚上。有时他说起在中国的童年回忆。他在黄河边长大,小时候他在黄河里游泳,可以从这岸游到对岸。他用热情的语调讲中国文学。可是一天突然他的讲座停止了。他晚上在研究室里病倒了,直到早上才有人知道。他在医院治疗了一个星期后去世了。我们学生们哭着出席他的葬礼。我们失去了指导者。我也许只好用汉语写论文。终于我决定自己来中国学习汉语。这个是我来中国学习汉语的理由。

我学汉语八个月了。我学习汉语的路还很远。看起来,用汉语写论文就像幻想似的。不过不管怎么说我开心地学习汉语,因为学习汉语好像探寻我们日本文化的源流。无数支流汇成一条大河,这条中国文化之大河流入大海,终于流到我们日本这个小岛。中国人和日本人有一样的词,一样的习惯,一样的故事和一样的要求和平的心。

回顾自己走过的历程,《西游记》是我的源。我也认为《西游记》是日本动漫的源。孙悟空在画面上自由自在的飞、跳、打闹、玩儿。他才正是现在日本动漫的主人公。红色中国结让我向中国回头,接中国的线。更重要的就是杨老师对中国和日本的热情让我来到中国。我现在是二外汉语学院年纪最大的学生,可是我想变成水平最高的学生。

 

竹田梢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汉语学院

中级1班

留学风采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